杂文先生。

南方人。
文笔拙劣。
最近突然喜欢上吴雪峰。
吴雪峰方士谦郭明宇魏琛老年四人组xxxx
杂食,杂文。

【林杰】一个孩子

曾经遇到过一个孩子。

是一个流浪儿,发着抖躲在街角的阴暗处与野猫野狗相互取暖,猫狗的毛发自然是暖和的,但再怎么样也不能抵挡冬日的寒冷,他抖得厉害,也怪让人心疼的。

那时还在微草俱乐部,我还是战队队长,纵使匆忙也会买点什么东西放在附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吃。

慢慢地,他好像注意到了我,用他一双眼睛看着我,有与野猫野狗遇见人一样怯生生的,还有些丝好奇。我偶尔也会偷偷瞥过几眼,一被发现,他就飞一般地跑走了。

当时俱乐部方面有提醒我不要多管闲事,也有支持的一些人,还有人假装不知情,但到底还是只有我和那个孩子有所交流。
他会说话,也喜欢说话,这是我在与他渐渐熟悉后发现的,一开始只是简单的“谢谢”,到现在的身世和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和野猫野狗一起。

他讲有时候不知道怎么说,就会用方言,而我只熟悉普通话,我听不太懂,但多多少少也会猜出来一点点,零零总总下来大概也知道了不少。

他本来有爹娘,不过被拐了,在一间灰暗的房子里待了几天,虽然有吃的喝的但面对那么多比他强壮的小朋友,他只能认命地等到最后,每餐垫垫肚子。
后来有人把他们挤到一个大车箱里,他便是这个时候逃出来的,然后就在这里定居下来了,这些狗就是他的伙伴。

他还说他想爸爸妈妈了,周边满是眼屎的眼睛里落下泪来,令人感到恶心却悲哀。
那时的荣耀圈子还没有那么好赚,微草的成绩也仅仅列于中间位置,但我只是心疼这个孩子,便给他一个承诺。

“我带你去找爸爸妈妈吧。”

我是这么说的,小孩子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我,我点点头,再重复了一遍。



“然后呢?”
“然后?”我笑了笑,继续说下去……。


承诺一说完,那孩子第二天就不见了,人贩子方面俱乐部方面还是其他原因无从说起,总之我再也没见过那个孩子,偶尔会看见几只狗围在那里相互取暖。

我偶尔会做梦,梦见那个孩子,说他在哪里很好,有时说是在天堂,有时说是在其他人家里,有时说在父母家里。

其实他就像是一开始就被判定一定会无故消失一样……梦到他的次数越来越来越少,甚至可以说退役后就没再梦到过他了。




恩,最近有点喜欢林杰。
我先说一下,第一,林杰是微草第一任队长,王不留行第一代操作者。
第二,当时的荣耀圈子刚刚发展起来,不怎么被人看好【因为是游戏】,所以职业选手看起来风光无限但私底下却要打好几份工作才能勉强糊口,算是挺艰难的,这就是为什么俱乐部方面不赞同他多管闲事的原因。

【王喻王】猫控与狂人

        王杰希有两个缺点。
        一,撸猫狂。
        二,嗜睡,就和猫一样。
        喻文州表示你王杰希你可以和猫过一辈子不用管我。
        然而他拍照却拍得很欢,为此还买了一部单反。

        这个夏休,喻文州把工作连夜做完,上交报道后便收拾行李箱,第二天坐上飞机直通北京。
        王杰希接过他的行李箱,而喻文州走在他身边。

        “说吧,这次要带我去哪?”
        “猫咖。”王杰希一脸没睡醒,哈欠连天。

        进了猫咖,王杰希就来了精神,拖着个行李箱左顾右盼,找了个位置坐下,点了餐后捞过一只猫就撸。而喻文州则是坐在他对面,支着下巴看这个抱着猫撸得起劲的人。

        温和的光线如同金粒般均匀地洒在身上,让低头撸猫的王杰希显得愈发温柔。王杰希的动作轻柔,专注地看着眼前的猫,唇角甚至有了一丝弧度。
        太好看了,看着看着,喻文州忍不住掏出手机拍了一张。

        “咔嚓!”

        他忘记调静音,声音就这么传进了王杰希耳朵里,他突然抬起头,与喻文州四目相对。

        空气僵直。

        在这尴尬的场面,喻文州却笑得一脸无辜,他意识到这点后只是无所谓地晃了晃手机,“恩?怎么了?”

        “你偷拍我。”
        “是啊,全世界都知道蓝雨队长是个偷拍狂。”
        “……我怎么不知道。”
        喻文州没有回话,向路过的服务员打了一个响指,多买了两杯果汁。

        那只猫特别可爱,可爱到王杰希忘记时间,最后都是被喻文州拉出去的……路人看着一个中分男子面色和善地拖着一个行李箱和一个男人走出猫咖一脸……。

        当然王杰希也没让喻文州失望,干咳了几声后恢复正常。
        “放心,我不会和别人说的。”
        ……喻文州你……
        王队欲言又止。

        喻文州到北京后,和王杰希的交往便多了起来。
        交往一多,就有机会好好观察这个宿敌队长了。

        王杰希厨艺不错,不过煲汤的时候下油不是太多就是太少,可以看出来是新手一个。

        王杰希平时爱玩类似于《阴阳师》这样不用操作,动几下手指就能解决的游戏。

        王杰希喜欢撸猫,这点似乎在猫咖就可以看出来,而且还很喜欢虎斑猫,他家里的那只就是。

        王杰希,王杰希,王杰希……

        喻文州脑子里全是他,就差叫出来了。
        不行,不能叫出来。
        喻大战术师如此想着,嘴角挂着微笑。

        先前说过,喻文州自称是个偷拍狂,并且说全世界都知道。
        ……其实吧,还有不知道的。
        比如王杰希,再比如以他为代表的全世界。
        N脸懵逼。

        王杰希每次看着他拍到朋友圈的自己一脸复杂,拍得很好,侧脸,半脸,角度抓得完美,可每次只有他一个人点赞。
        久而久之,王杰希就学会了捧场,捧捧这个可怜的喻队,给他点个赞。

        这时的两个人早已习惯把对方当垫背,背靠着背坐在沙发上,各玩各的。
        其实一开始他俩只要闲着就瘫沙发上,然后开始聊天,话题愈发不着边儿,两人也越来越幼稚,最后干脆一赌气,靠在对方身上。
        久而久之,这似乎两个人成为了两个人习惯性的坐姿,沙发,手机,对方的背,这就够了。

        喻文州还发现王杰希还是个夜猫子,但喻文州不是,有时候他玩得无聊了昏昏欲睡,眼皮子打着颤要爬回床上睡的时候都会被精神抖擞的王杰希抓回来继续垫着,一开始喻文州还能忍,几次过后他脾气也大了直接拽过王杰希的手瞪着他。
        “恩?怎么了?”这次轮到王杰希一脸无辜了。

        “王队你能不能让我去睡觉啊……”

        “你困了吗?”王杰希看了看时间,一切了然,却不打算放过这个垫子,“那你靠……”

        接着王杰希感觉肩膀一沉,侧过头一看,这人靠在自己肩膀上睡过去了,呼吸均匀。

        算了,放过他吧。

        结果第二天轮到王杰希睡得一塌糊涂,天打雷劈都轰不醒,喻文州看着这个在床上睡得正香的人,他的手已经按耐不住寂寞。

        “喻文州!你对我的脸做了些什么?!”

        没什么啊。
        喻文州看了看定格在手机里被涂鸦上猫耳猫胡须的照片如是想到。

        于是两个人就这么过着,一个白天倚着对方的背睡觉,另一个晚上靠着对方的肩膀入眠,这又成了习惯。

        王杰希喜欢猫,无论什么猫都喜欢。
        他家主子被他好吃好喝供着,他都看在眼里。
        “你就这么喜欢猫?”
        “是啊。”
        “喵。”
        王杰希赏了个白眼,吐槽一句,“老套”。

        然后喻文州拿着方才照到的白眼笑了他老半天。

        王杰希和喻文州在一起了。
        喻文州微笑着把微信里的照片公开,一瞬间,赞被刷得很多。

        有夸赞的有调侃的有打开新世界大门的,喻文州都一一回复,“我们在一起了,请祝福我们。”。

        他还专门开了一条微博,“经过多日的努力,我和王队终于在一起了,请祝福我们。@王杰希 ”
        “确实挺不容易的。”王杰希转发时回了一句。

        ……?
        多日?
        终于?
        怎么越看越不对劲儿?
        不对啊这什么情况?

        王杰希一脸复杂地望向一旁正开着他的号玩《阴阳师》的喻文州。

        “没啊早就喜欢上你了。”喻文州头也不抬,随口回答道。

        敷衍。王杰希轻声吐槽了一句,凑上去掰开他手机放到一边,看着他。

        “干嘛?”手机被拿开的喻文州撇撇嘴。

        “有你这么敷衍吗我的喻队?”王杰希把手指伸直,架在喻文州喉间,调笑道,“解释解释你的那句终于?还有早就喜欢上了。”

        “没什么好解释的,”喻文州挑挑眉,挡开手刀身子前倾着在王杰希脸上亲了一口,“就一直喜欢你,不同意?还是不愿意。”。

        “挺愿意的。”

【短打/王喻王】拥抱

        “呼……”

        随着敲打键盘声音的停止,喻文州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不负这两天的努力,他的报道终于写完了。
        他将文件保存,整理好,动动鼠标拖进了文件夹里。

        终于好了——!

        长期的工作让他手很酸,他只好起身活动一下筋骨,拉拉手伸个懒腰,双手张开尽力伸展时他像是被什么东西勾住了衣领向后一扯,向后倾着投入了他身后人的怀抱。

        “看你手张这么开,我知道你要一个拥抱。”
        他身后的王队如是说道。

【王喻】每天早上的热牛奶

#未完待续#

         喻文州喜欢在起床时喝一杯热牛奶。
         开始只有黄少天知道,但一到了国家队,这事情谁也瞒不住。
        毕竟他们只有一个厨房。

        喻文州一开始只是想着早点起来,趁着他们还没有醒就热一杯喝掉。
        结果被王杰希逮个正着。

        这一天其实还算挺早,喻文州循着三两天练出来的生物钟爬起来洗漱完毕后走到厨房煮牛奶,本应该像平时一样熟练地把牛奶倒入杯子里后喝完,却不想有了失误,敌人瞬间突破六星光牢,一记魔法弹打得手生疼,喻文州皱了皱眉,松开手才发现不对劲。

        砰!

        发现时已经晚了!在这段时间自由后,敌人更加猖狂,随着一声巨响,熔岩烧瓶炸开,惹得战场一片狼藉。熔浆逐渐蔓延,但术士先生已经躲不开了,只得呆呆地站在那里,布甲染上了熔浆!

        ……
        这不是一段游戏解说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了。

        这声音惹来了离厨房最近的王杰希,他一边纳闷着谁会趁着这么早出来厨房,一边套上衣服要出去看个究竟。刚刚起床的他睡意绵绵眼睛打着颤,算得上是扶着墙走到了厨房。

        然后他就看见喻文州蹲在地板上,周遭一片白色液体,这使他顿时就来了精神。

        喻文州这会儿捡玻璃也捡了差不多,起身要转过头去丢掉的时候,他瞥见了门口的王杰希。

        “你看了多久?”喻文州看着王杰希,开口问道。
        语气冰冷,像是下一秒就要杀人灭口般凶残。

        ……你,至于吗?

        “咳咳,也没多久,就刚刚。”但为了活命,王杰希干咳了两声,“你也不至于吧?为了喝个牛奶这么早起?”

        喻文州终是没有杀人灭口,王杰希帮忙清理了牛奶后两人就回了同一个房间。

       黄少天还在睡,没得进去换衣服。
       巧的还是王杰希还是单人房,一个人睡。
       人生巧合真他妈多。
       喻文州笑得坦然自若,一副我做好让你嘲笑了的表情。

        然而王杰希没有,就那么老大爷们地坐床上,上下打量了人一番便后抛下一句你随意就去洗漱了。出来后,喻文州的表情都扭曲了,他挑挑眉,“怎么了?”

        “刚才有牛奶滴我身上了,想起来就难受。”

        唷,还有洁癖。
        “那你就脱了呗。”

        然后喻文州就真脱了,一脸虚脱地躺在椅子上,手里拿着衣服,像个什么一样。

        像个什么?
        他看着喻文州的没有腹肌,但也没有赘肉,整一个宅男体质。

        这让王杰希动了邪念。

然后……………………你们自己想以下省略八千多字。
车晚点给,一旁有人我有点无奈==
车给拉……昨晚。
凌晨给删了==

【喻黄喻】莲子

        莲子是苦的。

        作为南方人的喻文州从小便接触莲这种食物。
        其实这莲嘛,桥下一片染了点赤墨的莲池中有的是,大人拨水划船,小孩就坐在船上,调皮乖巧一个稚嫩的脸,一开始真分不出个乖张温和,就他们地上一个样,看着讨喜就顺过来了。

        水波粼粼,底下的鱼儿甚是清楚,孩子们扒着船沿,见着好奇就伸手撩几下,结果鱼一扭头跑了,水的温冷也遗留在手上。
        河边有老人,过来下棋斗鸟也有,捞莲子也有,讲故事也有,钓鱼的也不少。
        有的娃儿跟着捞莲,有的娃随着钓鱼。

        喻文州是钓鱼的。因为喻家老头喜欢,他偶尔会拎个捅,挑个好日子戴上自家宝贝孙子喻文州去钓鱼,他宝贝孙子就手握着鱼竿饲料陪着去,次次去都有不少鱼被钓起来。

        这儿风俗甚好,风水也不错,肥水流入了田子里,美水用来给文人骚客吟诗作画,流水则养鱼,养得贼肥。

        那么多用处,多年来不见它涨水或者枯竭,都说是神灵庇护。
       好山养壮丁,好水养美人。故这儿的小孩年轻人,长得特灵气。

        喻文州抱着大桶一脸开心地数着里面的鱼,一遍一遍地数,数够了,就躺在地上,枕着手晒太阳。老头就乐呵,抽完了烟就唤了小喻,拎着鱼桶,提着个鱼竿子就走,喻文州就跑后边跟着,乐着。

        晚上,却是喻文州最为苦恼的时候,他和很多孩子一样,不爱啃莲子,于是他只好捧着个碗,偷偷跑出院子。
        左看看,右看看,确认没人就喊一句。
        “黄少天,莲子儿来了。”

        黄少天是他邻居,随着老头子捞莲的。平时酷爱吃莲子儿,他认为好吃,每次家里来了莲子都嚷着要吃,家里人拗不过,只好一袋莲子儿打发了。

        莲子儿外皮青的,里面却是白的,纹理清晰,再剥开剃了莲芯,就真的叫人间美味了。他吃着吃着,壳落了一地,却还没吃够。就想着邻家喻家小孩儿给自己带点儿来。

        这不?说来就来。
        还巧了,他们今晚吃的秋葵,他没心思吃这玩意儿,正饿着呢。
       听见声音的黄少天眼睛一亮,爬出了房间。

        喻文州托着碗,向他打了招呼,黄少天也跑了过来,两人一眨眼功夫就凑一块去了,偷偷摸摸活像得了什么财产要分赃的人儿。

        接着,喻文州就满脸敬佩地看着黄少天把莲芯剥了,凑了几块莲子吃了下去。

        “你怎么不怕苦啊?”

        黄少天笑笑,吞了嘴里的便开始滔滔不绝,还不忘张开手把掌心里绿绿的叶儿给他看,“欸我告诉你啊我就是因为把这个玩意儿剃了出来,然后苦的去了甜的就能吃了哈哈哈哈我厉不厉害厉不厉害这点都能想到。”

        “……佩服。”
        此后喻文州在他吃东西时就没怎么敢和黄少天聊,怕他噎着。

        喻家黄家隔着条街,算是邻居。

        这儿的人都挺好,邻里关系不错,久了就熟了,再下去,这小村的每个人都不生。

        特别是这两家,往来多了就熟了,一家制衣一家酿酒,互不相干,有时婚事还得靠着这两家的嫁衣和美酒,生意兴隆,好不融洽。

        故这两小孩的相遇也算正常。

        两人同一私塾的,都是读书人,又是同窗,还是邻居,交往一多,关系就亲密了,走在一块,一同背书,偶尔还翻墙一起吃点莲子。
        还多亏他,喻文州才了解吃莲子的正确方式。

        “欸欸欸我告诉你们这我好哥们你们别看他弱小他心眼儿可多了啊别欺负他啊否则没你们好果子吃。”

        这是一次黄少天对围在喻文州身边的人说的,喻文州则是听着这些话,笑而不语,等他说累了就长臂一挥勾住人脖子把他捞过来塞顆莲子,嘴里还说着“你瞎说什么呢?”的话,让黄少天好不委屈。

        “喂喂喂喻文州你别介我就叫他们别欺负你你咋这咳咳……”
         呛着了。

         喻文州还能说什么,过去顺背呗。
         “咳咳……喻文州你这人真狠咳咳……”

         我不狠。
         这回轮到他委屈了。

        很快又长大,两人都有不少学识,喻文州黄少天,村里人常常见他俩走一块,江边,柳下,林间……哪都有他们。

        黄少天作谱,喻文州奏琴。

        高山流水。

        “喻家主好,可问曾见家愚子。”
        “不曾见,想来黄家主也不知他们的下落。”

        ……这样的对话其实重复了很多次,久了也都心照不宣。

        很快又到了婚嫁的年龄了,但两家都为自个儿子操心。

        黄少天长得俊,口齿伶俐机灵无比,是获得不少少女芳心的一块软金。
        喻文州生来静,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亦是不少少女的心仪对象。

        可这两人,腻在一块不是说书论道就是摆盘下棋,似是对婚事毫无察觉,两家主也苦恼啊,娘亲们更甚,带着一些姊妹的女儿过来,缠在他俩身边。
        结果是无动于衷。

        “婚事不可急求,遇到了会顺理成章的。”
        只有两家婆婆比较开明,笑呵呵地用一句话把自家孙子护起来。

        婆婆的话,怎么能不听。
        于是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他们去吧。

        他们就真的去了。
        半夜三更偷偷起来,留了封家书压在枕头下,然后骑着马趁着天还没亮,跑出了这村。

        喻文州带了点酒,他家酒美。
        黄少天带了点衣,他家衣服好看。

        他们也不管家里多急,骑着马就跑出了那地,归山权当隐居了。
        你说巧不巧,这山靠水,顺着水去,是莲花池,一片一片的。

        两人不久便成了亲,因为无人可邀,所以这亲成得普普通通,都是男人,三拜拜拜就得,最后接了吻。

        青涩,却不是第一次了。

        第一次是在之前,决定私奔的前几个夜晚,两人一起翻墙啃莲子的夜晚。
        月光如水,洒在衣物上,贴着唇,生涩地相互感知温暖。
        他们才知道喜欢这个词,才知道为什么对那些女子的作为无动于衷。

        小两口子竟是因为翻墙啃莲子熟起来的,这未免有些好笑,却成了两人之间私定终身的事。

        想着,喻文州只感觉心情有点微妙,黄少天那厢又不知道渡了什么过来,两人分开时喻文州才知道。

        “莲子?”

        “是啊今个刚摘的甜死了我跟你说,我刚本来想着和你成了亲再拿来一起吃的然后就想想算了这样也好你说我聪不聪明聪不聪明。”

        “……挺好,挺甜。”

        收回前言。
        莲子很甜。

【王喻王】答曰:舆论使然

1

        蓝雨和微草是宿敌,这谁都能看得出来。
        俩大队长一蓝一绿,面对面站背景板前一拍,再撒点那些搞事大神们的点评,一张蓝雨主场的海报顿时火药味十足。
        比如左宸锐这样一句。
        “刚走进竞技场,我便觉得微草选手席一股浓厚的火药味儿,看来是要杀人灭口毁尸灭迹啊。”
        ……左宸锐你还敢再扯点吗?那明明是消毒水味儿的。

2

        是个职业选手都有买报纸的习惯,而今个儿的报纸,蓝雨微草看了一脸懵逼,观众老爷们看了则是抱了个看戏不怕事大的心态,而两位当事人看见这篇文章的时候都是一个反应。
        叠好,放回去。
        接着王杰希便去休息室休息去了,翻着微博一脸惬意;喻文州呢?今个他们主场,自然是去应付那些没事喜欢瞎八卦的人了。
        “喻队,你是怎么看这一次的比赛?”
        “我觉得大家都发挥得不错,轮回的周队表现比平时自然很多。”
        “那么王队呢?您这次是怎么看王队这场比赛的?”
        “恩……该怎么说?王队这一次的发挥也很好,但这次的节奏却被对方带过去了,大概是他的失误。”喻队笑笑。
        噢——作为宿敌,自然是要好好损损对方才舒服,在场的各位自然心照不宣,默默记着这话想着怎么写劲爆新闻呢。
        然而这大概只有知情人才能了解到喻队这笑容里的无奈,这是俱乐部内部拟定好的台词,就为了增高别人对蓝雨的关注点。
        唉,要这点就数这群人心最脏了,四大心脏都比不上。

3

        然而王队正好点开直播,一上来就听到这话,确实挺刺激的。他笑了笑,打开蓝雨队长的私聊,发了句。
        “怎么?你们俱乐部又搞事?”
        本想就这样关了刷2048的王队收到了喻队的消息。
        “没办法啊,我也很无奈。”
        附带一个土下座的表情。
        emmm……
        于是老王开始怀疑人生,喻文州你有没有点主见。

4

        喻文州当然是有主见的,但那句话确实十分应景地揭露了王杰希今天的发挥失常,大概是太热?算了提醒提醒他吧。
        于是他就抱着这样的心态把背好的话一字不漏地说了出来,还一脸你再不振作我们就没法比赛的某种难以言道的表情。
        ……然后喻文州只觉得他快瞎了。
        这自然就成了各报社第二天的头条,王喻两人看了,纷纷抬起头来往对面选手席那儿望。
        他们都是队长,坐在同一个位置,一抬眼就看见了。
        两人笑笑不说话,继续低下头来看着报纸。

5

        结果这团队战微草表现出奇的好,愣是肖时钦也发挥不了他们的战术。这让媒体再次燃起来,他们甚至能想到一个画面,王杰希拿着灭绝星辰扫了喻文州一脸。
        喻文州对此表示欣慰,这又何尝不是挑衅?
        ……他是真的欣慰,真的。

        王杰希私底下差点没笑掉牙,他认为喻文州这个时候还能一脸微笑地迎接这些玩意儿已经很不错了。

6

        其实要说真的,他们只是在战队方面较为固执,私底下交情却不错,常常在一起讨论战术,这么一来二去也就熟了。
        俗话说,人一熟,就狗了。
        这两人熟起来了便真的如此,偶尔相互调侃一下,这个叫那个喻五岁,那个叫这个王三岁,之后又互骂幼稚,乐此不疲。
        战术和以前一样聊,称呼却几天换一个。

        “王婆队长。”
        “美人鱼队。”

        “隔壁王队。”
        “鱼纹粥队。”

        “……你无不无聊。”
        “彼此彼此。”

         呵呵,去你的彼此。喻文州看着手机屏幕上抱拳的表情包,扯了扯唇角少有地失态地摆了个中指。

7

        于是这感情说来就来,自几次激烈的碰撞后,两人见面的时间就多了,路上一个微笑一次点头一句话,眉来眼去都让他们的队友觉得自己真是那种快爆表的电灯泡。
         再然后他们相互设了置顶,互换备注,一个“这人三岁”,一个“这人五岁”,好不暧昧。
         然而剑圣黄少天和退休老人叶不修一脸复杂。
         队长您要看上了就马上把他请入赘别废话快点的。
         王大眼你要看顺眼就把他请入赘别废话麻利点儿。
         ……黄少天和叶修难得同一战线,只可惜他们不知道。

8

        他们俩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确认的关系,黄少天和叶修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个人的备注又变了。
        “我家三岁。”
        “我家五岁。”
        ……得了吧看戏吧,黄少天此时只想向老叶讨根烟来抽几口表示表示自己的复杂心情。

        两个人此后有空便沉迷手机,虽然说网瘾少年是挺合适的但介于他俩都是职业选手,这么一说咱这类普通玩家也打脸,姑且就不提。
        战术该讨论讨论,日常该吐槽吐槽。
        恩爱该秀就秀,狗粮该发就发。
         ……黄少天只觉得自己就没差“汪汪汪”地叫了。
         但又不好意思找队长要他赔钱做安抚费。
         呵呵,没办法,谁让他单身狗。
         秀瞎他的人还是队长。

9

         “队长队长队长,你俩怎么在一起的?”
         瞎多就有免疫力了,黄少天觉得徐哥这话说得对,如今他已经练就了一层厚墨镜,上得猜拳下来骰子……妈的又输了。
         于是他就过来偷偷戳这个正在训练的蓝雨队长。
         “舆论的力量可是很大的哦。”
        然而这个队长也不卖光子,就这么回答他。
        ……哦,说得好像我登个报老叶就会屁颠屁颠过来找我一样。
         单身狗受到99999点伤害,目测阵亡,还一脸操你妈。

算命先生#一些小后续

关于刚刚的文,其实有点后续。
当然拉,只是我恶搞的。

“王先生,今个不算桃李,算桃花可好?”
某日,喻先生问道,笑脸盈盈,眯起眸子来活似一只狡猾的狐狸。
“喻先生可真是会给王某人出难题,”王先生听了,停下手头工作抬起头来看着他,眼珠子转了几转,手中的珠子也随着转了几转,突然眼前一亮,“唷,这命里缺我啊。”
喻先生狡猾,王先生随着狡猾,两人心照不宣。
倒是第二日,王先生家楼下张灯结彩,邻里之间互报喜讯,都迎着他们前些日子去的那酒楼去呢。

然后就很自然地变成了一篇cp文←
没错我承认我不要脸
相信我我真的写友向QwQ

算命先生

        京城来了一算命先生,姓王,据说叫王杰希。

        白袍,玉珠,折扇。

        看似神秘莫测,私底下藏着些什么,心里又在盘算着些什么,不知道。

        没人知道。

        每日入目皆是人,高矮胖瘦无一不缺,有时他会盯着一孩子,或是一路人,时而摇摇头,时而颔首,手中的珠子动了又动,没人明白他在想什么。

        但别说,主动来找他看相的,还真不少,还挺灵。

        原来是这人生了双眼,一大一小,人一开始惊讶,一生好奇,一看,唷,还真灵。于是他这生意,便慢慢地火了起来。

        别人柴米油盐粗茶淡饭后还有点余钱,就胡吃海喝玩个通宵,他倒好,存着,有空就去隔壁酒楼,点叠花生,倒一壶酒。

        倒是今日有所不同。

        “喲,这不是王先生吗?今个儿怎生空闲来这地喝酒来了?”

        这王先生灵是灵,只是这信的人多呀,不信邪的人,也多。

       王杰希自然是不予理会,他把酒再三颠了颠,正要喝完,准备一饮而尽,不想那混混竟伸过手来盖住杯口,硬生生给压回桌面。

        “砰!”

        王杰希沉默,那人却不想就此打住,仍在笑着说道,“这咋啦?不理我?”

        “我看你也没什么好相,自己等着吃亏吧。”

        结果却是王杰希把钱拍在桌子上,起身要走。

        “你——!”

        那混混本就是过来找他麻烦的,这倒好,给人羞了一番,手直直地指着,你也你了个老半天,愣是没憋出一句话来。

        结果听说当天晚上,这混混摔了好几个狗吃屎。

        而王杰希也听说了,心里也指不定有多乐,却只见他一愣随即摇了摇头,人们问他怎么一回事,见王杰希还在一个劲地转珠子,人们急了,他才开口。

        “酗酒了。”

        众人恍然大悟,乐了:哎,合着这人是不信邪,一口闷了几坛子,喝太多,分不得东西南北了。

        那以后,他的生意越来越火,那名声炒得沸沸扬扬,钱包也就鼓了,但他还是继续过他粗茶淡饭的日子,这么一算,竟有半年。

        这一天,他和平时一样给人看相,他就遇到这样一个人,生面孔,看起来是刚搬来的。

        “听闻先生看相很准,还劳烦给在下看看。”

        这在平时可是砸场子的节奏,王杰希抬头一看,见他长得好生俊俏,一身衣物恰好显出了文人气质,他也愣了愣。

        “先生日后必有大干,桃李满天下。”

        这可不是什么套作,是他看出来的。

        果然,不出半年,这新来的先生门下弟子不少,各路人可是削尖了孩子头也要送去,而他俩也正因为这过节有了交流。

        那先生姓喻,叫喻文州。
        喻文州,喻先生。

        王杰希敬了一杯淡酒,喻先生回敬,聊得好不快活。

        “喻先生可为这画题词?”

        有一日,王先生得来一画,画的是仙桃,色泽诱人,好不吊人胃口。喻先生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随即笑着题了一词,说得王先生心服口服。

         王先生搬了家,在学府旁,是栋好房,风水宝地,只是给一人住是奢侈了点,人们都开这先生玩笑,说是王先生学会了享受生活,哝,这房子不就是了嘛。

         王杰希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他依旧他的粗茶淡饭,给人看相的工作也没耽搁。

        只有喻先生知道这人的意图,好聊嘛,也省的自己每日来来回回走那几趟了,吃的喝的他都准备好了,就差自己了。

        “王先生,就祝你好运连连。”
        “也祝你桃李满天下。”

        就样的生活过了又半年,他们相识半年了,人们认识了他们半年。

        王先生和喻先生,这两名常常被人们提起,名声都很好,这两知己门前总有人。

        粗茶淡饭,柴米油盐,无比悠闲。

b……不知道有没有认得我的
笔拙,有后续←
辣眼睛致歉。

日常

#一些琐事#

         昨天趁着暑假去看了看潮汕区的亲戚。
         是很和谐的一对夫妻,平时我也舅舅舅妈的叫,很热情,总爱招呼人去他们家聊聊家常。
         我便被叫了去,平时对他们的印象甚佳,自然是有着百分之百热情的,便订了车票踏着晨光坐上了车。
         这里离他们家还不算太远,一觉起来就看见了公路,再一觉就到了,刚下车便看见舅舅风尘仆仆地赶来要给我带路,对着我无不关切地问来问去,我倒是不觉得烦,一个一个地回答他的问题。
         车站离家不远,没聊几句便到了楼下。这是一栋老楼,以前一所老校专门给教师的,现在学校不在了,老楼还留着,听说当时有的教师仗着老抱着这的某处不肯离去,拆迁办的人也很无奈,最后只好骂骂咧咧地离开了。随后这里还是给那些教师住,政府还很好心地给楼下设了个小花园供他们玩乐,也甚是安宁。
         他们确实挺老,两鬓如霜,人却精神着,据说舅妈还在楼下跳着广场舞,舅舅则是和友人坐在木椅上下棋逗鸟,好不热闹。
         但我来了,他们就在家里安分地坐着,他们说午餐吃咸茶,已经做好就等我来一起吃,我说这怎么好意思,他们摇摇头,说我能来就很感激了。
         饭后陪他们下下棋,可晚上却是天公不作美,雨水雷声把门外的花草糊得不成样,我们只得坐在沙发上聊着,聊着,直到很晚还不觉得累。他们有精神得很,聊得也很欢。
         直到今天早上他们陪我去了车站,坐上了车子,他们站在车外端,透过玻璃我只感觉他们愈发的孤独,想来也是没有什么人愿意陪他们罢……旁边是一位老太太,认识他们,也和我同路,她无意间告诉我一句话,他们其实很早睡,她半夜起来上厕所看见这厢灯还亮着的时候实在是愣了愣。

         车是开得越来越快了,离家也越来越近了。